南木寻舟

戳开嘻嘻嘻👇👇👇
biu
biu
biu
画画‖写文‖做表情包
墙头极多|・ω・`)
弄出来的都不太养眼嘻嘻嘻
优秀幼稚园毕业生
人很好说话的√
欢迎扩列嘻嘻嘻
扩列的话私信我_(_^_)_

开学要好好学习
长弧
随时回来√

放一个儿童画摸鱼——

是尝试教“文盲”秋石认字的佐子

就觉得这只鬼很可爱(???
以及,我爱儿童画嘻嘻嘻。

[玩梗]假如魔道众人都失忆了

1。

魏无羡依旧很皮很怕狗。

一见到狗就一蹦三尺高,“救命啊!蓝湛!有狗!”

有人问他,这么皮不怕以后没人为他收尸么?

“不怕,我有师妹。”

奇怪,蓝湛是谁?我明明没有师妹啊?

2。

蓝忘机沐浴时总会疑惑的看着自己身上的烙印和三十三道鞭痕。

“这是因何所致?我似乎忘记了一个重要之人。”

3。

江澄身边总带着两把剑。

有一把不是他的,可他也想不起属于谁。

4。

相传义庄有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据说他断了一根小指。

守着一空棺,不知在等谁。

“是啊,我在等谁?”

5。

金凌已然是一位独当一面的家主了。

然而一条抹额挂在他书桌前的确有些不着调。

据说宗主最后一次发火是因为有人动了那抹额。

6。

蓝思追开始接手蓝家大大小小的事物。

蓝忘机对他这“徒弟”九分满意,唯有一分是因为蓝思追的剑法。

一但蓝思追急了,这剑法就不单单像蓝家的了。

7。

蓝景仪有三个关于挚友的秘密

一是蓝思追其实十分能喝酒

二是蓝思追特别能吃辣

三是蓝思追床边一直有一银铃。

8。

蓝曦臣也有两个关于自己弟弟的秘密

其一是他发现忘机房里藏了酒,可忘机也不曾喝。

其二是忘机每天都会弹问灵,没有原因。

9。

而离开的人们不再被想起

只是活着的人会偶然想起

“曾经好像有这样一个人……?”

文后叨叨叨——
感谢小红心小蓝手
以及,想要关注15551

是秀秀三部作品里面的部分角色(tag太多了质歉,重点是还有一对没打上……)
画画的时候才发现还有好多好多人物没有画上去……
!!!!动作是参考!!!!
重要的是再说一遍!!!动作是参考!!
以及。
非常抱歉里面有一对邪教西皮(箐薛)……
注意避雷吧(⁄ ⁄•⁄ω⁄•⁄ ⁄)其实感觉西皮感没那么强嘻嘻嘻
那么!来玩玩猜猜乐吧!!!
猜猜画的都是谁!!!(主要是有几个人感觉不太好辨认嘻嘻嘻)
说了好多……ummmm最后谢谢小红心和小蓝手,以及想要关注5111551

是忘羡情头√
p3高能嘻嘻嘻嘻嘻嘻

感想小红心和小蓝手(⁄ ⁄•⁄ω⁄•⁄ ⁄)
(悄咪咪想要关注51115)

皮皮原耽天团——好声音F4

谢谢小红心小蓝手嘻嘻嘻嘻嘻

是前段时间漫展上的奶叽√
他们真可爱嘻嘻嘻嘻嘻嘻嘻
(本来是“假的蓝湛”但是“蓝”打不出来(๑•ี_เ•ี๑)并且私心忘羡tagx嘻嘻嘻嘻)
可能还有一个奶羡(⁄ ⁄•⁄ω⁄•⁄ ⁄)

池中鱼 ‖武暗‖

相传,这是两个江湖中人的故事——

一个是昼伏夜出头发遮掩看不清脸的杀手,平日里看你不顺眼晚上就暗杀你

一个是岸然道貌大道无情的道长,怎么惹都说无妨
1
。。

“顾安哥,下个月便是我十三岁生辰了,你一定要来哦”小孩撬着凳子冲着顾安笑嘻嘻地说。

“好,好。二郎想要什么礼物?”顾安伸手把二郎的椅子扶正,“我去派人准备。”

小孩似乎因为不能乱动而有些浑身不自在而嘟起了嘴开始耍性子“我想要顾安哥自己准备的!”

“好,我自己准备。”顾安摸着他的头笑道。“想要金鱼么?中原最近引入了那些西域的鱼,五颜六色的,很好看。”

“好啊!只要是顾安哥亲自送的我都喜欢!那顾安哥就说好咯!”二郎从凳子上跳下来,“我先走啦!再不回去三妹该饿肚子了!”

顾安笑眯眯地望着小孩跑远,消失在屋子后面。

“看来下次爹去中原,我也得一起去了。”顾安起身也离开了。

“呼,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想起那时候的事了,不过昨晚那小刺客真像他啊。”顾墨安从床上爬起来,理好衣服,“今天也还有好多事啊……那群该死的老东西,看我不顺眼就算了,居然给我安排了这么多事???”

池刑粗暴地把门摔上。

“楼上干什么啊,大白天的,还睡不睡觉啊???”

墨文书在池刑开门的时候就知道了,但还是被摔门的声音下了一大跳“池刑你咋了?怨气这么大?任务失败了?”

恩,池刑黑着脸道。

洗漱完爬上床,池刑闭上眼“我绝对不能这么放过他……”

或许是心中有事,池刑难得起了个大早,草草洗漱,待到出门,太阳竟然才刚刚落下,余辉照在脸上,池刑不适地眯了眯眼,抬起手放在眼睛上方,揉了揉太阳穴。

难得没有任务,池刑悠哉地走在街道边的屋檐下,像藓类一样,把自己缩在阴影里。

走进一家冷清的茶馆,找了个角落坐下来,要了杯茶,权当是早茶,尽管并不早。

虽说这茶馆冷清些,但总归还是有人流来去,交谈声统统传进了池刑耳朵里。什么谁家的小孩又生病啦 ,谁家的母鸡又没下蛋了……唠嗑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是最消耗时间的了。

“武当……老……课业……”零零散散的词蹦进耳朵里,一时半会儿池刑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只是觉得这声音耳熟得紧,咽下茶水扭头向后看。

我操,这他妈不是那个道长么???

池刑一口水差点喷出来,但他突然意识到嘴里的水已经咽下去了。

被自己口水呛到的感觉并不好受,池刑憋红了脸。

突然的动静惊动了那道长,两人目光交汇。那道长向池刑举了举茶杯,“小暗香,好久不见,顾墨安。”

池刑有些吃惊,别过脑袋闷声道,“昨晚就见过,池刑。”

“见我这么激动?”顾墨安把玩着手上的茶杯“脸都羞红了。”

滚滚滚!!!池刑像极了一只炸毛的野兽。

—TBC—

感谢小红心和小蓝手www(⁄ ⁄•⁄ω⁄•⁄ ⁄)

[脑洞]

角斗士×贵族[雷安]

与野兽相搏失败的奴隶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贵族举起戴满宝石的食指

“让我高兴,赦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