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木寻舟

戳开嘻嘻嘻👇👇👇
biu
biu
biu
画画‖写文‖做表情包
弄出来的都不太养眼嘻嘻嘻
优秀幼稚园毕业生
人很好说话的√
欢迎扩列嘻嘻嘻
扩列的话私信我_(_^_)_

今日份的沙雕√

我又来发沙雕表情包了嘻嘻嘻嘻嘻嘻嘻x

园医头像嘻嘻嘻嘻嘻
突然幼儿园画风_(_^_)_

p1灵文小姐姐
p2黑水欠债了解一下

今天疯狂发表情包哈哈哈哈哈哈
不发了不发了
今天也是皮完就跑|・ω・`)

p1私心君梅
p2哈哈哈哈哈哈空巢老人君吾

嘻嘻嘻|・ω・`)

p1是怜怜哈哈哈哈哈
p2教你如何保证人生安全

对不起ooc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说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对方的眼睛就像星辰大海——

嘻嘻嘻

我的线上男友不可能这么可爱(5-7 ) 忘羡‖双杰友情向‖轩离

(1-4)
可爱亲亲小婴婴‖傲娇啵啵小叽叽
说叽不说……文明你我他。嘻嘻嘻
前文链接   我不太会放嘤嘤嘤就戳我主页,下一篇就是

要说起魏无羡同学的撩妹技能,那大概就是——嘴甜,脸好,人暖。

一开始加上对方好友就姐姐,姐姐地叫,把妹子逗的花枝乱颤,相处久了,po一张自己的照片,得,妹子到手。

一般撩的妹子,不是害羞脸红就是奔放话唠,总之,像避尘那样冷漠的,是没见着几个。于是我们冷漠的避尘,就激发了魏无羡的挑战欲。

于是整个暑假,魏无羡就在打游戏——撩含光君——吃饭三点一线地跑着,而每次和含光君聊完,魏无羡只想说——正儿八经是心力憔悴啊……

对面的蓝忘机也发现自己不太对——最近好像花在手机上的时间太多了。而且总觉得对方是在把自己当妹子撩。但碍于礼节,每次对方找上门自己又不好拒绝,于是就发展成了一边负责说,一边负责听的尴尬局面。

魏无羡近来倒也是有些得意忘形了,他好像忘记了对方和自己住的特别近这件事,开始向对面说自己各种三次元的事情,比如什么自家师姐的莲藕排骨汤多么好吃啊,比如师妹的脾气有多暴躁啊,比如憧憬一下云深高中的妹子啊,抱怨下楼下小吃摊又涨价了啊……等等等等。

每次对方也就回一个字,恩,搞得魏无羡以为对面成了个嗯嗯怪,就和他最近打的那款游戏一样。

——说起那款游戏,魏无羡成功的把对方拖入坑了,给对面选了个华山女号,美其名曰:冰山和冰棍更配哦。自己倒是跑去暗香选了个女号,本来是男号的,手滑,点错了。

再说说两人的名字,都是魏无羡取的——

魏无羡自己:可爱亲亲小婴婴

对面的含光:傲娇啵啵大叽叽

江澄那天突然看见了魏无羡的名字,吓得把嘴里的牙膏沫给咽了下去。

“woc,魏无羡你这是什么水平啊啊!”

“还不如我的菲菲和茉莉呢”

“说叽不说——”

魏无羡笑嘻嘻地应道“嘻嘻嘻,单身狗憋说话嘻嘻嘻”

魏无羡渐渐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对面的含光君了——

游戏里,两人都是偏向脆皮,但一旦真有什么,对方也会先保护自己,虽说操作没有魏无羡这种老手这么秀,但是整个人感觉上去都十分的老实可靠。而且,最重要的是!!对方没有嫌弃自己的取名品味!!!

游戏线下,魏无羡冲着江澄喊到“啊啊啊啊啊啊师妹啊啊啊啊啊,我觉得我恋爱了嘻嘻嘻”

江•单身十六年•澄白了他一眼“你还是好好想想高中的事吧,马上开学了,一来你压根没有去了解学校,二来开学就有分班考,还要军训,你不慌一下?”

“那好吧我假装慌一下,我去给师姐说今天中午吃面——我太紧张了,吃不下饭。”魏无羡从床上弹下来,溜了——

魏无羡还是听进去了的,然后就跑云深高中的贴吧去逛了一圈。嘿,别说,收获还真不少。

传闻云深高中有一位教导主任,生气的时候胡子会竖起来

传闻云深高中的学生三大部门部长是拜把子的兄弟

学生会主席——据说是个温柔的学长,有一个弟弟是初中的学生会主席,两个人在学校的人气都特别高

社团联合会主席——是一个微妙的……据说参加竞选是被自家三弟坑了,然后参加竞选的时候拉票,由于太魁梧了,拉票被当做了威胁,据当时参加投票的同学说,觉得要是不投的话,会死的很惨。

校团委书记——矮,真的矮,任职证书颁发的时候,和其它两个主席站在一起……简直是……小鸟依人,目击人这样形容到。

不过这魏无羡一届的入学,还没报道呢,就在贴吧掀起了轩然大波。

新高二新高三的学姐们听说这一届的学弟颜值都很高,全部都炸了锅。

贴吧里还有一个帖子是关于评选还没入学的新高一的颜值的。第一众望所归,蓝忘机,然后是今子轩,魏无羡,江澄。

魏无羡有点小爽,因为自己在江澄前面,他又有点大不爽,因为金子轩在他前面。

金子轩是谁呢?

金家少爷,和自家师姐江厌离疯狂传绯闻。本来没什么,但魏无羡自打知道了自己师姐也对金子轩有感觉的时候——就开始各种看他不顺眼了。

两人不是一个初中的,于是每周五,魏无羡就带着自家师妹,气势汹汹地去堵金子轩。

我们可怜的金小朋友被堵了一个月,才明白过来,隔壁中学的俩二货是为了什么事而来。气的黑着脸跑去和江厌离告状。

江厌离知道了这事,天天中午从女子学院跑出来,给金子轩送莲藕排骨汤当做道歉礼。结果这好姑娘坚信做好事不留名,金子轩收到汤后一脸茫然,不知是谁送的。可这是让魏无羡和江澄气的眼睛都绿了,“这可是师姐的莲藕排骨汤啊啊啊啊啊!”这是魏同学的原话。而且送汤这事后来还闹了个乌龙,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魏无羡冲到房间里——把这一消息告诉了江澄,大概是找到了同样的敌人,恩,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两人难道同仇敌忾了一把,好好地咒了一顿金子轩。

远方的金子轩打了个喷嚏,小声嘀咕了一句“啧,又有人夸我帅。”

金子轩完完全全的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如果魏无羡再往下翻的话,大概会在蓝忘机的介绍里看见三个字——含光君。

不过可惜我们的魏小朋友并没有这个运气。

—TBC—

喜欢的话谢谢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嘻嘻嘻
请关注我嘻嘻嘻!!!

我的线上男友不可能这么可爱(1-4) 校园paro 忘羡‖双杰友情向

羡羡激情线上聊骚,汪叽线下翻车hhhhh
我是魏无羡,我现在慌的一批

魏无羡魂不守舍地摊在学校宿舍里,一脸生无可恋。江澄从宿舍下铺一脚踹在魏无羡的床板上,吓得魏无羡猛地从床上跳下来,大叫一声“妈耶,地震了!”

罪魁祸首送给了魏无羡一个白眼,道“我是魏无羡,我现在慌的一批。”

魏无羡不甘示弱,抄起一旁聂怀桑的枕头就向江澄扔去,两人不负众望的打了起来,打的那叫一个昏天地暗,直到聂怀桑在一旁一口江兄一口魏兄劝了好久才存档休战。

“师妹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刚刚还精神十足和江澄枕头大战的某人又腌了下来。江橙觉得要是魏无羡是个萝卜,那他的萝卜缨子一定是趴下的。

“啧啧啧,不娶何撩啊”江澄无奈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啊啊啊啊啊啊”魏无羡继续霸占着江澄的床咸鱼摊,一边想着将来三年自己会有多难度过。

却说这是怎地一回事呢?

且听细细分解。

话说魏无羡此人,自幼丧父丧母,打小在孤儿院长大,七岁时被父母友人寻回,接回了江家。

跟着就和江家二子江澄上了小学。小学也不得安腾,让老师们伤透了脑筋,奈何小孩子聪明,孤儿院的经历又让他极其会讨人喜欢。老师们说起这人,倒也是个又爱又恨。最后也就是笑着摇摇头。

魏无羡倒也知道自己寄人篱下,虽然天天不得安生,过分的要求也从没提过,于是直到初中才有了第一部自己的棒棒机,原因还是方便联系。

魏无羡自己倒是完全不在意,可这倒是苦了江澄。

江澄的母亲,虞夫人,以魏无羡成绩这么好,也没见张口要手机为理由,也一直没有给江澄买手机,这让班上排名一直是第二的他气得不行。

初中魏无羡也是继续奉行“生前哪管身后事,浪的几日是几日”的原则,把初中弄得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也就是初三下期,江枫眠说要是二人考上了市里最好的云深高中,就送他们二人一人一部智能手机。魏无羡才稍微安生了百来天,考了个全校第三,进了云深高中,也如愿以偿的搞到了个智能手机。

虽说魏无羡从没用过智能手机,但初中三年,网吧可没少进过。

要问起魏无羡的网瘾程度,江澄只得说,初三上期零诊考试,考了三天,魏无羡就在网吧打了三晚游戏,结果考数学时还睡着了。每每说到这里,江澄总是要翻个白眼,魏无羡也总是要接一句“怎地,那次考试,我全校前十。”

又是两人一顿对打。

拿到手机,他几乎一暑假都扎在了里面,天天打打游戏,QQ上泡泡妞,活的好不快活。

却说,魏无羡与那蓝忘机的梁子,就是这时结下的。

人如其名,魏无羡的网名和他一样,一样随便。

没错,魏无羡网名,随便。

一天中午,魏无羡趴在床上,回味着自家师姐做的莲藕排骨糖,小声地抱怨说江澄这小子排骨吃太多了,自己都没吃多少,点开了QQ的功能,附近的人。

魏无羡现在想起,当年可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页面上面第一个人便是一位叫“避尘”的人,头像是一架古琴,柳枝从琴上略过,清新秀丽。魏无羡眼前一亮,心道:定是个漂亮姑娘!于是点了个添加键:交个朋友呗!

不一会儿,对面也竟是同意了。

[蓝家内:

蓝忘机:兄长你又拿错手机了。

蓝曦臣:啊,的确,对不住了。]

好友同意后魏无羡也没急着打招呼,就点开对方的空间看。本意是想去偷窥下空间,了解下对方兴趣,结果点开一看,傻眼了。

这位避尘,最近的一条说说是一个月以前,云深初中部的校内宣传,整个空间说说不超过五十条,而且基本都是转发的一些正儿八经的宣传啊,喜报啊,咨询啊之类的,魏无羡瞬间没了兴致。只好在小窗里发了句,你好。

[你好。]

对面回答道。

魏无羡突然觉得,这妹子不会是个小古板吧,可怕。

但大概是他那颗名为皮在痒的好奇心,使他硬着头皮聊了下去。

[要是和这妹子聊熟了,那超级有成就感啊。]

那年,魏无羡天真的想到。

魏无羡和他那位网友的交流方式大概是这样的:

叫我随便就好了,请问怎么称呼呢?

避尘。

可是我觉这个名字好生疏啊!我看你空间里有人叫你含光君,我也这样叫你可好?

随意。

含光君你吃午饭没?

吃了。

好巧,我也吃了,我给你讲,我师姐做的莲藕排骨汤可好吃了,我们离的这么近,有机会你可以来尝尝啊!

多谢,不必。

含光君我觉得你好冷漠哦!你是云深初中的吧?有没有人说过你像个大冰块呀?

是,未曾。

我九月份也要去云深高中,不知道你和我是不是同一级啊?

或许。

那我们就是校友啦!希望能分到一个班。说起来,含光君觉得云深高中如何?

很好。

……

魏无羡抱着手机和对方聊了一下午

对面说的话简直是少之又少,几乎多次冷场然后又抢救回来,聊完天,魏无羡简直觉得心力憔悴。

不过人家愿意和我聊天,说明她还是不排斥我的,嘻嘻嘻。

十六岁的魏无羡天真的想道。

完事之后魏无羡把这事给江澄说,江澄鄙视道:“你怎么确定这是个女孩子?你问了人家吗?而且我总觉得含光君……这名字好耳熟,好像听谁说起过……带君字的,我还是觉得是个男生。”

“嘁,你那是嫉妒。”说完,魏无羡就跑开了。

TBC

嘻嘻嘻
突如其来的脑洞
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nnnnn!

这两天疯狂沉迷镇魂hhhhhh
他们真好我要磕爆他们嘻嘻嘻

于是我又来祸害人间了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