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木寻舟

瞎写写瞎画画
心是用了,可养不了眼
觉得辣眼睛我也只好深表歉意
不好意思哦我不提供眼药水。

可以叫南木,可以叫小八
要是乐意叫玥玥也可以
有自知之明
不是太太,我担不起

床是生命的归宿
热衷于把自己裹成春卷的半聋半瞎
唯一的遗憾是等不到一个长庚
没事多看看书摸摸鱼
一天天少吃点瓜。

作业是我对象
永远先干它
消失太久太久了
因为我要和学习谈恋爱

感谢关注
要离开别留恋
我觉得我不值得你们这一群天使喜欢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ˇ标题来自《离思五首》

起名字我总觉得眼熟,后来发现是花花怜怜244章提的字也是这首,然而我并不想改了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我跑题了|・ω・`)

/我什么也不知道,就是瞎写写/

#天官赐福##双玄#

小学生文笔预警!|・ω・`)!!!!

ooc慎入!!!!!QwQ

其实我觉得挺……甜的……吧?

时间线大概就是菩荠观宴席之后了吧?

私设如山系列???

道观外,寒冬再也挡不住春天的来到,仿佛一夜间,麦苗返青,野花悄然睁开了眼。

花香随着阡陌小路,掺杂着泥土的芬芳,曲曲折折地爬上了这座小小的道观。扑向了那些大红大紫配的浮夸至极的彩泥神像,扑向了道观里那些稀奇古怪的装饰,可最后却十分乖巧地绕开了那块牌匾——不知上面写的或是画的,究竟是个什么?

进进出出的我神官虽然很多,却几乎都没个什么好脸色,几乎都是黑着脸匆匆来走个过场,又匆匆离开了。

风信慕情也在一旁黑着脸帮忙。风信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破口大骂:“我操了,我真的是操了!怎么都说我老婆跟别人跑了!明明是跑了,哪里和别人一起跑了???我真是操了!!!!”慕情一边在旁边打下手,一边回以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白眼。风信张口欲骂,谢怜见势不对,便一人塞一把扫帚,打发两人扫地玩接龙去了。

又送走一批神官后,菩荠观外来了一群蓬头污垢的乞丐,为首的赫然便是师青玄。大老远的师青玄便看见了谢怜,就一拐一瘸地蹦到了他身边,笑道,“太子殿下!去年那日在皇城里帮忙的人可都在这啦!太子殿下可说话算话?”谢怜笑道,“那是自然,各位光临,荣幸之至。”

见自己这一帮乌漆抹黑的乞丐将谢怜这道观弄得不堪入目,师青玄也有些过意不去,干笑一声对谢怜说到,“太子殿下!见你这里这样忙,不如我去厨房帮忙吧?”谢怜想起那几只在热锅里的鸡精,不禁有些头痛,本想拒绝,可话还没出口,师青玄就自己蹦蹦跳跳地跑到厨房门口了。谢怜按住微跳的太阳穴,只好安慰自己道,“风师大人见这些大概也是习以为常了……吧?”见师青玄撩开帘子的手一僵,谢怜以为他是被那群鸡精给愣住了,想可能一会儿就缓过来了,便不再管他,忙着招待那群乞丐去了。

——其实师青玄看见的并不是那鸡精男,而是正在一堆食物里埋头苦吃的黑水。

撩帘子的手定在半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然而沉浸在美食中的黑水似乎没有发现门口有一个呆住的人,半晌后把头从碗里解放出来,才看见了这个垂着一直手的小乞丐。

师青玄咽了咽嗓子,却仍觉得喉咙干得受不住,心脏也正顺着咽喉一点一点正往上爬,好像马上要蹦出来了。好不容易才挤出两个字“……明兄?”黑水应了一声“恩。”之后又想埋下头继续吃。

师青玄见那桌上的五十来个空碗,不由一阵无语“……”但见黑水还想吃,师青玄怕他把菜都吃完了,便只好强撑着尴尬,再问了一句“明兄……近来可好?”黑水看着他,淡淡地说到“还好”那双黑眸却一直盯着师青玄,看不出究竟在想什么。

师青玄隐隐约约听见帘外有人在说话,好像正要往厨房这边走。师青玄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竟然一把抓起被空碗淹没的黑水,用他最快的速度,一拐一拐地向外蹦去,不一会儿,竟逃到了山下。

师青玄如今毕竟是凡胎肉体,这一路跑下来也是累的不轻,一手搭在黑水身上,一边喘着气解释道“明兄你吃了人家这么多,被看见就不好了”黑水低声道,“没事,我欠他很多钱”

师青玄好像没有听到这句话,顺了顺气继续说到“明兄,现在我也陪你一起跑出来啦!你就收留一下这个无处可去的我吧!”“恩”

春风吹过两人的面颊,托起一分纠结,三分爱恋,向远方飞去。师青玄努力踮起还能动的那只脚,伸长脖子朝黑水唇上亲去,主动吻上那人紧抿的唇,舌尖巡索在那人齿间却调皮似的不肯进入。抬眸瞥见那人神色似乎有些变化,轻佻一笑含住那人上唇轻咬,兀地滑入口中横冲直撞,舌尖划过舌苔尽力吸入,再环绕着顶端,继而拉入口中吮吸。两人身影迟迟不肯分开。

大抵只黑水在刚才向师青玄渡了些法力,师青玄的手脚竟然可以再次活动。

两人来到了曾经仙乐皇极观的山头,看见天空泛起的鱼肚白,如巨大的鲲鹏张开的双翼,涌向那嵌着金边的天际,闪烁着流光溢彩。朝阳洒在师青玄脸上,映着他微微发红的眼眸,他不禁感叹“明兄,你说要是我们一直这样,多好?”

曾经的皇极观早已破坏得不成样子,漆红色的大门微微打开,散发着腐朽的气息,留下了他最后一位主人离开的痕迹,又像是在迎接从远方来追寻归处的旅人。

两人步入观中,曾经的飞檐斗角,青砖碧瓦,菩提成荫,都在岁月的流逝下变得模糊不清,唯有细细辨认,才能分得清楚。

不知何时,外面竟下起了小雨,两人只好稍稍打扫,准备住下。

夜里干柴噼里啪啦的迸发出欢快的音符,来自门外的淡淡桂花香若有似无,却在每一次呼吸间沁人心脾——离师青玄和黑水二人离开菩荠观已经快半年了。

半年里,两人一同去鬼市看过绚烂的烟火,繁华的街道,在鬼市饭馆里大吃一顿后被追债的鬼市居民撵的东逃西窜。

两人也曾一同游历到了雨师国的遗迹,感受了一把江南水乡的烟雨蒙蒙和在青石板上漫步的乐趣。

最后也去了黑水海域看日落时燃烧着云烟的夕阳,连上了天边的墨黑,最终化为混沌。

半年下来,两人该看的景色都看了,该做的事都做了,不该做的事,也都做了。

木柴还在燃烧,师青玄不知从哪里端来一壶小酒,他本想悄悄从黑水身后绕过去然后抱住他,却没想脚下一个趔趄将他自己直直投送了黑水的怀抱,眼前一阵发黑,看的有些不真切,师青玄索性便抱住了黑水。黑水皱了皱眉头,问他怎么了,师青玄却有些听不清黑水在说什么,只是大概知道实在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师青玄好一会才缓过来,却仍不忘对黑水打趣“明兄关心我的样子真是好看啊,可也不见你昨日手下留情……不过这副样子也是怎么都看不够……真舍不得……师青玄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了下去,到最后黑水也没听清他最后一句说的是什么。

在黑水怀中赖了一会儿,师青玄突然转过头,对黑水说“明兄,你知道‘相濡以沫’吗?”“恩?”“相濡以沫啊……就是我们同进同退,在最困难时也能互相帮助扶持……明兄,你真好,我真喜欢你。”语罢,师青玄紧紧抱住黑水,墙壁在柴火的映照下,记录下了这世间最美好的剪影。

大概是师青玄那酒的缘故,黑水睡得格外深,待得他醒来时,已经是日中了,本想习惯性的向旁边捞一把,却发现铺上早已冰凉,上面赫然放着一块小碎片和一封信。

碎片黑水一下子就认出来了——那是风师扇子上的,他一直没有找到的那篇,那信自然就是风师留下的了。

清秀的字迹,仿佛执笔的人还是那个天真活泼的风师大人,可那内容却残酷的告诉黑水,过去的日子,真的,回不去了。

“明兄,有你在身边的半年,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光,只是如今我既不能继续往上走,再为神,又无法向下走,与你一同为鬼。我无比清楚的知道这副肉体凡胎已经走到了尽头,可我还是问你借了法力,妄想撑下去,可我发现,我不能,法力已经使这身躯不堪重负,我深知自己会落得魂飞魄散的结局,但我不惧,不仅仅因为我爱你,更是因为我欠你。”

“明兄,你可知相濡以沫的下一句是什么?”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鱼相造乎水,人相造乎道,相造乎水者,穿池而养给,相造乎道者,无事而生定,故曰:鱼相忘于江湖,人相忘于道术。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