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木寻舟

瞎写写瞎画画
心是用了,可养不了眼
觉得辣眼睛我也只好深表歉意
不好意思哦我不提供眼药水。

可以叫南木,可以叫小八
要是乐意叫玥玥也可以
有自知之明
不是太太,我担不起

床是生命的归宿
热衷于把自己裹成春卷的半聋半瞎
唯一的遗憾是等不到一个长庚
没事多看看书摸摸鱼
一天天少吃点瓜。

作业是我对象
永远先干它
消失太久太久了
因为我要和学习谈恋爱

感谢关注
要离开别留恋
我觉得我不值得你们这一群天使喜欢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百年好合糯米粥


ˇ标题改自: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聊天体#

[最后有一个奇奇怪怪的梗,不知道有没有人能get到hhhh]

人物是秀秀的,ooc我的|・ω・`)

人物出镜/天官/魔道/

#忘羡##花怜##曦澄##风情#

[回收旧手机]谢怜:那个……请问温医师在吗?

[夷陵老祖]魏无羡:耶?三弟找温情有事?我帮你@她哦

[夷陵老祖]魏无羡:@[妙手回春]温情

[青灯夜游]戚容:太子表哥,你又干什么了?莫不是被那狗花城给……

[血雨探花]花城:你知道的太多了

[放开我爹]谷子:爹!别说了!

[妙手回春]温情:谢道长?怎么了?

[回收旧手机]谢怜:ummmmmm就是……

[我还有救]引玉:就是一真他……吃了老祖留下的菜……然后吧……辣的不行……我就喂他和了点粥……喝下去才发现是谢怜熬的……现在他已经不省人事了……

[蓝家公子]蓝景仪:#点蜡#

[义庄扛把子]阿箐:#点蜡#

[交出糖来]薛洋:#点蜡#

[大小姐]金凌:#点蜡#

[负债累累]黑水:#点蜡#

[夷陵老祖]魏无羡:啊呀,有点小尴尬呢

[天天就是天天]蓝忘机:没事。

[妙手回春]温情:这个……情况似乎有点麻烦啊……

[蓝家公子]蓝景仪:我还记得上次我吃了魏前辈的菜……ummmm生不如死

[大小姐]金凌:我还记得上次魏无羡让我去练胆……死了算了

[于兔子堆]蓝思追:我还记得上次魏前辈把我埋在土里……半身入土……

[妈的死给]江澄:我还记得上次魏无羡他被狗追……大快人心啊

[他娘没跑]风信:哇,你们隔壁事真多#看戏#

[白眼攻击]慕情:我还记得当年风信你扫地的样子,我还有照片#性感风信,在线扫地#

[她娘没跑]风信:我真是操了!!你别以为我没有这种照片!#性感慕情,在线白眼#

[义庄扛把子]阿箐:风信你是对白眼有什偏见吗?

[小天使]温宁:这个……

[我还没死]权一真: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风流倜傥]裴铭:憋住!

[回收旧手机]谢怜:一真你好啦?

——[拒收食物中毒]温情 已退出群聊——

[我还有救]引玉:???

[萝卜直销]雨师篁:温情姑娘怎么退群了?

[小天使]温宁:那个……我姐让我转告诸位……吃饭有风险,选菜需谨慎,下次再中毒她管不了了……

[萝卜直销]雨师篁:怪不得那天看温情姑娘发际线又后退了,本来想给她俩萝卜补补的……

[天天就是天天]蓝忘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魔道第一秃头,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收看蓝二生发#

[于兔子堆]蓝思追:含光君???

[大小姐]金凌:思追你傻啊,这一看就知道是魏无羡又在捣鬼了#冷漠#

[夷陵老祖]魏无羡:啊呀,被发现了,换一个玩#嘿嘿嘿#

[妈的死给]江澄:ummmmm @[晚吟我的]蓝曦臣,我想和你上床

[晚吟我的]蓝曦臣:晚吟今日,怎么如此主动?

[妈的死给]江澄:放屁!刚刚不是我!!

[晚吟我的]蓝曦臣:哦?那现在是谁呢?

[妈的死给]江澄:蓝哥哥~

[妈的死给]江澄:我操,魏无羡你别闹了!!!

[妈的死给]江澄:啊哈,又被发现了呢……

[晚吟我的]蓝曦臣:晚吟?为何魏公子有你的帐号?

[夷陵老祖]魏无羡:哈哈哈哈哈上次小师妹用我电脑忘记销帐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夷陵老祖]魏无羡:同时在线这个功能真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

[妈的死给]江澄:魏无羡!你找死!

[妈的死给]江澄:金凌!

[大小姐]金凌:在!

[妈的死给]江澄:关门!放仙子!

[夷陵老祖]魏无羡:霍哟哟,怕你了!

[夷陵老祖]魏无羡:关门!放小苹果!

[我还没死]权一真:难道你们没有人想听一下我大胆的想发吗?

[血雨探花]花城:没有,关门!放戚容!

[青灯夜游]戚容:……汪

[义庄扛把子]阿箐:哇,戚容你发生了什么?

[交出糖来]薛洋:#性感青鬼,在线被打#目睹全过程的路人表示很血腥hhhhhh

[风流倜傥]裴铭:啧啧啧,青鬼又作死了吧……

[我还没死]权一真:就算你们不想听!我也要说!

[夷陵老祖]魏无羡:那你说咯

[我还没死]权一真:我就是想看看,翻着白眼的慕情和温宁阿箐站在一起张照相,效果一定很棒棒

[小天使]温宁:这位公子……

[义庄扛把子]阿箐:哪里来的妖孽!吃你箐哥一棒!

[糖是我的]薛洋:又一次目睹全过程#性格一真,在线被打#

—TBC—

《薛洋 一个总是目睹全过程的男人》

《论脱发的危害 然而萝卜并不能防治脱发》

《今天也没有带大哥大嫂玩》

——————

蓝景仪:怀桑,从前有个傻子,问他什么,他都说不知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聂怀桑: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QwQ

慕情:风信你知道一个猪知道狗不知道的故事吗?

风信:知道

风信:……不知道

风信:我真是操了

[奇奇怪怪的小彩蛋……不知道有多少人能get到笑点]






评论(10)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