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木寻舟

瞎写写瞎画画
心是用了,可养不了眼
觉得辣眼睛我也只好深表歉意
不好意思哦我不提供眼药水。

可以叫南木,可以叫小八
要是乐意叫玥玥也可以
有自知之明
不是太太,我担不起

床是生命的归宿
热衷于把自己裹成春卷的半聋半瞎
唯一的遗憾是等不到一个长庚
没事多看看书摸摸鱼
一天天少吃点瓜。

作业是我对象
永远先干它
消失太久太久了
因为我要和学习谈恋爱

感谢关注
要离开别留恋
我觉得我不值得你们这一群天使喜欢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零—贰)

涉及西皮#宋箐##薛晓#

现代paro

角色死亡预警!

ooc预警!

不喜勿喷

以及谢谢小红心和小蓝手诶嘿嘿|・ω・`)

绚丽的灯光映照着形形色色的酒杯,夹杂着辛辣的酒气和刺鼻烟味的空气混浊而又沉重。

混合着酒吧使人迷离的夜景,滴落在盛满了五光十色液体的酒杯中,不曾激起一丝涟漪。

在没有刺眼灯光关照的角落里,一位白瞳少女坐在阴影中,试图用黑暗来包藏自己未成年的事实。

少女毫不迟疑地将酒杯里不知用什么稀奇古怪的酒调出的液体一饮而尽。

液体如刀子般滑入咽喉,再刺入脾胃,灼烧的感觉惹得少女皱了皱眉头。

微信的提示音毫不应景地响起,少女拿起手机,费了好一番力气才让白瞳聚起焦,是一个备注叫[宋道长]的人发来的语音。

“你不在家。”

明是问句,少女却愣是听出了肯定的语气;明明是在关心自己,却只是听见了僵硬的声音。

声音短暂的盘旋在少女耳边,旋即又消逝在了酒吧的嘈杂声中。

还有一条消息,是备注叫晓哥哥的人发来的,大意是在问她回不回来吃饭。

发送时间显示是下午五点五十八分。

那女孩似乎并不打算回复这位晓哥哥,而是点开了那宋道长的头像,照了一张七零八乱的酒瓶照片,发给了那人,也不配文字,便将手机关了机,学着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往冰桶里一扔。

突然意识到自己做这事的严重性,少女嘴角抽搐了一下。

奈何酒气上脑,少女也无暇再想这事。

收到少女信息的宋道长脸一下就黑了。

一旁的青年关切地问到,“子琛,怎么了?”

“没事”宋岚还没说完,就站了起来,冲到门口开始换鞋。

“晓星尘你今晚不必等我了,我有事,先走一步,你记得睡觉前锁好门,教案的事,我明天写好了再发给你……对了,你们这儿最近的酒吧在哪里?”

“过去两个街区就是了,你……”晓星尘本想再问点什么,但看到宋岚匆匆忙忙的背影,估摸着他也无意多说,便不再问了。

晓星尘关门前还看了看对门,发现没什么动静,奇怪地嘟囔道,“奇怪了,今天阿箐怎么还没回家?”

电梯间,宋岚遇见了一个青年,“宋道长,好久不见啊?”这人笑着的看着宋岚,笑起来的时候还露出来虎牙,煞是好看。

“薛洋?!你干什么?!你……”话音未落,电梯门就关上了。

酒吧里糜乱的气息满的几乎从门缝中溢出。

宋岚走进酒吧,脸色黑的几乎可以滴出墨汁来,眉头皱得可以夹死一只蚂蚁。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醉成了一摊烂泥的少女。

将她扶起,轻唤道“阿箐?醒醒,我们回家吧。”

阿箐迷迷糊糊应了一声,发现是宋岚之后,便像猫儿一样,钻到宋岚怀里,继续装死。

宋岚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抱起人儿,向家走去。

殊不知正好和因为担心宋箐两人的晓星尘正好错开了。

一夜无言。

第二天的大学是被一声尖叫吵醒的。

正准备去上宋岚的历史选修课的罗青羊无意间在教学楼前的小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而尸体的主人,正是晓星尘。

宋岚在得到消息后立刻报警。据警方调查,晓星尘以死亡2-3小时,死亡时间大概是凌晨四点到五点之间。

嫌疑人确立[宋岚][阿箐][薛洋]

“啊啊啊啊啊啊啊,蓝二哥哥,你怎生得这般狠心?昨晚那样对我,搞得我腰酸腿疼,今早险些下不了床,今天就让我接这么麻烦的我案子啊。”

魏无羡像咸鱼一样趴在桌子上,一只手扶着腰,依旧不忘撩逗一下站在一旁的蓝忘机。

“宋岚聘请了一位律师,希望他能洗清自己的嫌疑,而现在,魏婴,你就是这位律师。”

“每一个嫌疑人的嫌疑都很大,但是找不到决定性的证据,所以警方才找到了我们,希望我们出手。”

魏无羡翻看起资料,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蓝忘机聊起天来。

“欸?这阿箐竟是个白瞳?”

“是,而且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家人也不要她了,十年前,留下一笔财产就移民了。”

“那她岂不是经常在学校被欺负?她家人又不在,又是个白瞳,混混大概也喜欢欺负这种人吧。”

“是,但是她邻居对她很好,正巧是她中学所附属的大学的老师。”

“就是晓星尘吧?”

“恩。”

“这宋岚晓星尘是至交,阿箐和晓星尘关系也很好,我想这些年阿箐绝对没少受晓星尘照顾,怎么,他俩也是嫌疑人?”

“一是没有不在场证明,二是……这宋箐晓三人的关系似乎有些复杂。”

“哦?情杀?还是八点档的家庭伦理剧?也是苦了这位晓星尘了,活生生的一个人呐……”

“宋岚这嗓子?恐怕不只是由于不小心受伤造成的吧?”

“此人天性不喜多言,又相传曾不小心被谁给把嗓子烧哑了,这是后来陪的发声器。”

“还有一个薛洋呢?嘿!二哥哥你看!这人和我一样!以前是个混混!有意思!”

“起码你现在不再是了。”

“他蹲过局子?”

“恩,而且把他送进去的,正是晓宋二人。”

“看上去这三人,大概也是有过节啊。嘿,这案子有些意思,看来要花点功夫了啊。”

“恩。”

—TBC—

这篇是一年前之前看了《看不见的客人》之后的脑洞,现在才开始动工,具体剧情记不太清了,也不知道自己的文章里能不能看出一点点电影的痕迹,不过大概已经面目全非了吧,毕竟我的文笔大概还支撑不起我的脑洞

最后让我嚎两声
求关注求关注求关注求关注求关注求关注qwq(喂!你)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