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木寻舟

瞎写写瞎画画
心是用了,可养不了眼
觉得辣眼睛我也只好深表歉意
不好意思哦我不提供眼药水。

可以叫南木,可以叫小八
要是乐意叫玥玥也可以
有自知之明
不是太太,我担不起

床是生命的归宿
热衷于把自己裹成春卷的半聋半瞎
唯一的遗憾是等不到一个长庚
没事多看看书摸摸鱼
一天天少吃点瓜。

作业是我对象
永远先干它
消失太久太久了
因为我要和学习谈恋爱

感谢关注
要离开别留恋
我觉得我不值得你们这一群天使喜欢

我的线上男友不可能这么可爱(1-4) 校园paro 忘羡‖双杰友情向

羡羡激情线上聊骚,汪叽线下翻车hhhhh
我是魏无羡,我现在慌的一批

魏无羡魂不守舍地摊在学校宿舍里,一脸生无可恋。江澄从宿舍下铺一脚踹在魏无羡的床板上,吓得魏无羡猛地从床上跳下来,大叫一声“妈耶,地震了!”

罪魁祸首送给了魏无羡一个白眼,道“我是魏无羡,我现在慌的一批。”

魏无羡不甘示弱,抄起一旁聂怀桑的枕头就向江澄扔去,两人不负众望的打了起来,打的那叫一个昏天地暗,直到聂怀桑在一旁一口江兄一口魏兄劝了好久才存档休战。

“师妹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刚刚还精神十足和江澄枕头大战的某人又腌了下来。江橙觉得要是魏无羡是个萝卜,那他的萝卜缨子一定是趴下的。

“啧啧啧,不娶何撩啊”江澄无奈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啊啊啊啊啊啊”魏无羡继续霸占着江澄的床咸鱼摊,一边想着将来三年自己会有多难度过。

却说这是怎地一回事呢?

且听细细分解。

话说魏无羡此人,自幼丧父丧母,打小在孤儿院长大,七岁时被父母友人寻回,接回了江家。

跟着就和江家二子江澄上了小学。小学也不得安腾,让老师们伤透了脑筋,奈何小孩子聪明,孤儿院的经历又让他极其会讨人喜欢。老师们说起这人,倒也是个又爱又恨。最后也就是笑着摇摇头。

魏无羡倒也知道自己寄人篱下,虽然天天不得安生,过分的要求也从没提过,于是直到初中才有了第一部自己的棒棒机,原因还是方便联系。

魏无羡自己倒是完全不在意,可这倒是苦了江澄。

江澄的母亲,虞夫人,以魏无羡成绩这么好,也没见张口要手机为理由,也一直没有给江澄买手机,这让班上排名一直是第二的他气得不行。

初中魏无羡也是继续奉行“生前哪管身后事,浪的几日是几日”的原则,把初中弄得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也就是初三下期,江枫眠说要是二人考上了市里最好的云深高中,就送他们二人一人一部智能手机。魏无羡才稍微安生了百来天,考了个全校第三,进了云深高中,也如愿以偿的搞到了个智能手机。

虽说魏无羡从没用过智能手机,但初中三年,网吧可没少进过。

要问起魏无羡的网瘾程度,江澄只得说,初三上期零诊考试,考了三天,魏无羡就在网吧打了三晚游戏,结果考数学时还睡着了。每每说到这里,江澄总是要翻个白眼,魏无羡也总是要接一句“怎地,那次考试,我全校前十。”

又是两人一顿对打。

拿到手机,他几乎一暑假都扎在了里面,天天打打游戏,QQ上泡泡妞,活的好不快活。

却说,魏无羡与那蓝忘机的梁子,就是这时结下的。

人如其名,魏无羡的网名和他一样,一样随便。

没错,魏无羡网名,随便。

一天中午,魏无羡趴在床上,回味着自家师姐做的莲藕排骨糖,小声地抱怨说江澄这小子排骨吃太多了,自己都没吃多少,点开了QQ的功能,附近的人。

魏无羡现在想起,当年可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页面上面第一个人便是一位叫“避尘”的人,头像是一架古琴,柳枝从琴上略过,清新秀丽。魏无羡眼前一亮,心道:定是个漂亮姑娘!于是点了个添加键:交个朋友呗!

不一会儿,对面也竟是同意了。

[蓝家内:

蓝忘机:兄长你又拿错手机了。

蓝曦臣:啊,的确,对不住了。]

好友同意后魏无羡也没急着打招呼,就点开对方的空间看。本意是想去偷窥下空间,了解下对方兴趣,结果点开一看,傻眼了。

这位避尘,最近的一条说说是一个月以前,云深初中部的校内宣传,整个空间说说不超过五十条,而且基本都是转发的一些正儿八经的宣传啊,喜报啊,咨询啊之类的,魏无羡瞬间没了兴致。只好在小窗里发了句,你好。

[你好。]

对面回答道。

魏无羡突然觉得,这妹子不会是个小古板吧,可怕。

但大概是他那颗名为皮在痒的好奇心,使他硬着头皮聊了下去。

[要是和这妹子聊熟了,那超级有成就感啊。]

那年,魏无羡天真的想到。

魏无羡和他那位网友的交流方式大概是这样的:

叫我随便就好了,请问怎么称呼呢?

避尘。

可是我觉这个名字好生疏啊!我看你空间里有人叫你含光君,我也这样叫你可好?

随意。

含光君你吃午饭没?

吃了。

好巧,我也吃了,我给你讲,我师姐做的莲藕排骨汤可好吃了,我们离的这么近,有机会你可以来尝尝啊!

多谢,不必。

含光君我觉得你好冷漠哦!你是云深初中的吧?有没有人说过你像个大冰块呀?

是,未曾。

我九月份也要去云深高中,不知道你和我是不是同一级啊?

或许。

那我们就是校友啦!希望能分到一个班。说起来,含光君觉得云深高中如何?

很好。

……

魏无羡抱着手机和对方聊了一下午

对面说的话简直是少之又少,几乎多次冷场然后又抢救回来,聊完天,魏无羡简直觉得心力憔悴。

不过人家愿意和我聊天,说明她还是不排斥我的,嘻嘻嘻。

十六岁的魏无羡天真的想道。

完事之后魏无羡把这事给江澄说,江澄鄙视道:“你怎么确定这是个女孩子?你问了人家吗?而且我总觉得含光君……这名字好耳熟,好像听谁说起过……带君字的,我还是觉得是个男生。”

“嘁,你那是嫉妒。”说完,魏无羡就跑开了。

TBC

嘻嘻嘻
突如其来的脑洞
如果喜欢的话欢迎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nnnnn!

评论(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