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木寻舟

瞎写写瞎画画
心是用了,可养不了眼
觉得辣眼睛我也只好深表歉意
不好意思哦我不提供眼药水。

可以叫南木,可以叫小八
要是乐意叫玥玥也可以
有自知之明
不是太太,我担不起

床是生命的归宿
热衷于把自己裹成春卷的半聋半瞎
唯一的遗憾是等不到一个长庚
没事多看看书摸摸鱼
一天天少吃点瓜。

作业是我对象
永远先干它
消失太久太久了
因为我要和学习谈恋爱

感谢关注
要离开别留恋
我觉得我不值得你们这一群天使喜欢

池中鱼 ‖武暗‖

相传,这是两个江湖中人的故事——

一个是昼伏夜出头发遮掩看不清脸的杀手,平日里看你不顺眼晚上就暗杀你

一个是岸然道貌大道无情的道长,怎么惹都说无妨

“这玉米饼,我分你一半可好?”少年对身旁的人笑了笑。

好,那人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手不自在地紧了紧。

一人衣衫褴褛,一人虽然衣着朴素但看得出是大户人家的子弟,两人即便就坐在那里,也吸引着不少路上行人的目光。

“这样吧,我刚刚吃过了,眼下这半块我也吃不下了,不如麻烦你帮我吃掉?”少年见那小孩囫囵吃完了手里的半块饼,又眼巴巴地盯着自己手里这块的样子着实可怜又可爱。

小孩接过了剩下的半块饼,却不像刚才那半块一样,转而用手一点一点掰着吃。

顾安扯下一旁的狗尾草叼在嘴里。“我叫顾安,就住在这一带,你呢?”

“我没有名字,我是我们那里的老二,他们都叫我二郎……”脚丫局促地来回摩擦着,声音越说越小。“我住在城郊,今天本是来给三妹买药的……”

“哦?你兄弟姊妹好像很多?”舌尖将草根送到口腔另一边。

“……”小孩似乎不愿意多说。

顾安站起来,拍了拍衣摆上本就不存在的灰“我还有功课要写,再不走阿娘又要说我了,那二郎下次记得来找我玩啊!”

小孩坐在石阶上,看着顾安跑远,小心地把刚才只吃了一小点的半块饼包好放到怀里,也起身离开了。

太阳下山了。

池刑猛地坐起,拍了拍昏沉的脑袋

“怎么?又做梦了?还是那个?”上铺的墨文书被这动静吵醒了,从上铺露出一颗头问道。

“恩,但我总觉得那小孩就是我,可我却想不起那顾安究竟是谁……”池刑把衣服好,把面罩往上拉了拉。

“你不是查过了嘛,你生活的地方压根就没有顾安这人啊……欸?你去哪里?你等等我啊!欸?”墨书文一个翻身从床上爬起来。

做任务,池刑脚步没停下。

在屋檐上趴了三四个小时后池刑终于忍不住骂娘了,他把嚼的没了味的草根吐了出去,从砖缝往屋里瞄,那人从他来就一直坐在书桌前,不知道在写什么。

就不用去上个厕所么,肾功能这么强大?池刑忍不住嘀咕。

万幸,在最黑暗的黎明前,那位道长终于睡下了,池刑把面罩向上拉了拉,准备从窗子里爬进去。

世界总是充斥着变故,池刑这样想到。

他前脚从窗户进去,后脚那道长就站在他身前了,抱着手臂笑眯眯地问“怎么?小刺客是想和我共度良宵,还是想看看我肾功能好不好啊?”

“啧,这人。”刀比话还快,池刑抖出袖子里的匕首,向道长刺去,那道长也不拔剑,就侧身一躲。

两人在夜色中过招,明明池刑一直在进攻,却显得有些狼狈。

眼神真好,大晚上也能看清?池刑心不由得一沉。

“小刺客你太天真了,不会以为借着夜色这样就能得手吧?”道长伸手向前一抓,本想把他拉过来,却没想到池刑往后一躲,堪堪把面罩给拉了下来。

两人皆是一愣,这次还没等道长反应,池刑运着轻功就逃走了。

道长望着大开着的窗子,也不去追。“江湖传闻,暗香被看了脸就要以身相许。小暗香,我们还会再见的。”

—TBC—

又开坑了嘻嘻嘻嘻
谢谢小红心和小蓝手www
我会在这里放链接的(⁄ ⁄•⁄ω⁄•⁄ ⁄)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