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木寻舟

瞎写写瞎画画
心是用了,可养不了眼
觉得辣眼睛我也只好深表歉意
不好意思哦我不提供眼药水。

可以叫南木,可以叫小八
要是乐意叫玥玥也可以
有自知之明
不是太太,我担不起

床是生命的归宿
热衷于把自己裹成春卷的半聋半瞎
唯一的遗憾是等不到一个长庚
没事多看看书摸摸鱼
一天天少吃点瓜。

作业是我对象
永远先干它
消失太久太久了
因为我要和学习谈恋爱

感谢关注
要离开别留恋
我觉得我不值得你们这一群天使喜欢

池中鱼 ‖武暗‖

相传,这是两个江湖中人的故事——

一个是昼伏夜出头发遮掩看不清脸的杀手,平日里看你不顺眼晚上就暗杀你

一个是岸然道貌大道无情的道长,怎么惹都说无妨
1
。。

“顾安哥,下个月便是我十三岁生辰了,你一定要来哦”小孩撬着凳子冲着顾安笑嘻嘻地说。

“好,好。二郎想要什么礼物?”顾安伸手把二郎的椅子扶正,“我去派人准备。”

小孩似乎因为不能乱动而有些浑身不自在而嘟起了嘴开始耍性子“我想要顾安哥自己准备的!”

“好,我自己准备。”顾安摸着他的头笑道。“想要金鱼么?中原最近引入了那些西域的鱼,五颜六色的,很好看。”

“好啊!只要是顾安哥亲自送的我都喜欢!那顾安哥就说好咯!”二郎从凳子上跳下来,“我先走啦!再不回去三妹该饿肚子了!”

顾安笑眯眯地望着小孩跑远,消失在屋子后面。

“看来下次爹去中原,我也得一起去了。”顾安起身也离开了。

“呼,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想起那时候的事了,不过昨晚那小刺客真像他啊。”顾墨安从床上爬起来,理好衣服,“今天也还有好多事啊……那群该死的老东西,看我不顺眼就算了,居然给我安排了这么多事???”

池刑粗暴地把门摔上。

“楼上干什么啊,大白天的,还睡不睡觉啊???”

墨文书在池刑开门的时候就知道了,但还是被摔门的声音下了一大跳“池刑你咋了?怨气这么大?任务失败了?”

恩,池刑黑着脸道。

洗漱完爬上床,池刑闭上眼“我绝对不能这么放过他……”

或许是心中有事,池刑难得起了个大早,草草洗漱,待到出门,太阳竟然才刚刚落下,余辉照在脸上,池刑不适地眯了眯眼,抬起手放在眼睛上方,揉了揉太阳穴。

难得没有任务,池刑悠哉地走在街道边的屋檐下,像藓类一样,把自己缩在阴影里。

走进一家冷清的茶馆,找了个角落坐下来,要了杯茶,权当是早茶,尽管并不早。

虽说这茶馆冷清些,但总归还是有人流来去,交谈声统统传进了池刑耳朵里。什么谁家的小孩又生病啦 ,谁家的母鸡又没下蛋了……唠嗑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是最消耗时间的了。

“武当……老……课业……”零零散散的词蹦进耳朵里,一时半会儿池刑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只是觉得这声音耳熟得紧,咽下茶水扭头向后看。

我操,这他妈不是那个道长么???

池刑一口水差点喷出来,但他突然意识到嘴里的水已经咽下去了。

被自己口水呛到的感觉并不好受,池刑憋红了脸。

突然的动静惊动了那道长,两人目光交汇。那道长向池刑举了举茶杯,“小暗香,好久不见,顾墨安。”

池刑有些吃惊,别过脑袋闷声道,“昨晚就见过,池刑。”

“见我这么激动?”顾墨安把玩着手上的茶杯“脸都羞红了。”

滚滚滚!!!池刑像极了一只炸毛的野兽。

—TBC—

感谢小红心和小蓝手www(⁄ ⁄•⁄ω⁄•⁄ ⁄)

评论(6)

热度(14)